鑫源矿业:幻想的温度

发布时间:2014-09-21

鑫源矿业:幻想的温度

8月份,室外地面温度节节攀升,已经加入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走出室外,太阳把地面炙烤得滚烫滚烫,才几分钟汗水就滴答滴答滴下来融化在泥里。但是,为了能顺遂完成全年生产使命,生产中心的他们,每天坚持在室外,不惧烈日,奋战在岗位上。

一、采矿场指挥

鑫源矿业矿产资源储量丰富,拥有此刻亚洲最大的整装萤石矿,采矿方式为露天采矿,采场区地形现已经形成盆地地形,采场边坡为漂涟阶梯状,远看如梯田般。盆地采场形成了天然的挡风墙,在烈日炎炎的夏日,采矿区的地面温度通常保持在37℃以上,在大家都想着法子纳凉时,夏天的采矿场区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大蒸笼”。但是,在这大蒸笼里,大家每天都会看见矿山技艺组人员的身影,不管温度多高,他们每天穿着长袖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在采矿区巡视、指挥,没有阴凉避暑、没有空调风扇,为矿区连续高效、安全的采矿工作挥洒着汗水。

采矿场副主任、采矿工程师何国扬,在采场承担采矿技艺

采矿场安全员江崇超,管培生,深刻基层肯吃苦,承担巡视采矿安全

实习生黄飞,不仅在工作岗位上积极向上,也是鑫源篮球队主力,为企业注入年轻人的生气

二、铲车司机

在很多人眼中,铲车司机就是个拨弄方向盘的工种,但是作为碎矿车间的铲车司机却要经历常人不能忍受的艰辛。夏季的烈日下,铲车的大功率发动机产生的热度与夏季酷热的高温一起持续地传进铲车驾驶舱,尽管有车载空调,却丝毫起不到一点作用,衣服被汗水浸湿,风干,再浸湿。烈日透过车窗照进驾驶室,驾驶员胳膊被晒得爆皮一层又一层,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怨言,默默地恪守在岗位上。

他们每天不仅要给“虎口”喂矿,还要对进来的原矿实行码堆,矿石源源持续地进来,经过他们的手井井有条地加入“虎口”,再加入球磨设备。他们笑着说,自己与机器是一体的,只要机器不停,他们也永远停不下来,甚至连午餐与晚餐时间都无法脱身,一直呆在狭窄的铲车内等待同事送来饭菜。铲车司机属于特殊工种,必须持证上岗,又是户外功课的工种,而且在矿区又必须要能吃苦、有耐性、能忍受地处偏远,要找一个能长年累月恪守这样岗位的员工非常不易,但刘振勇却始终恪守在这个岗位上兢兢业业,风雨无阻。

铲车司机刘振勇,性格积极乐观,工作用心,任劳任怨。

三、尾砂坝巡视

尾矿库是企业排放尾砂的场所,是企业HSE重点监控对象,需要尾矿库巡视员三班24小时不间断巡查。巡视员每巡视一圈至少得徒步行走5里路,将近一小时的行程,在炎热的夏日走完一圈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特殊天气每2小时就要巡视一次,甚至更频繁。夏天南方的雷阵雨较多,尾矿库巡视员巡坝时经常在路上被淋成“落汤鸡”,但等巡视完回到职守房时,衣服又已经被“烘干”了。一天下来,工装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上面夹杂着汗味、雨水味、泥味,所以他们的工装是全矿区工人中看上去最“旧”的。

但是,为了尾矿库区的安全,为了能第一时间把握尾矿库的情况,很多人直接就把家搬到职守房。每天不辞辛劳地在尾矿库与职守房之间往返,一年至少要磨破4双工作鞋。就是凭着这样一股韧劲,每一个险情都在第一时间被排除,也包管了生产的持续运转。

公用工程主任郭小平,以矿为荣,扎根矿山,在矿上一干就是9年

每一个员工都是如此平凡,却用不平凡的坚持,谱写着企业发扬道路上的动人旋律。

返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