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三美:装卸工人有力量

发布时间:2014-09-21

7月21日,晴,最高气温:38℃。

加入盛夏的江西,骄阳似火,热浪袭人。大多数人都躲在阴凉处或空调房里享受夏日的清凉,但江西三美的装卸工们,头顶烈日,挥汗劳作,始终恪守在岗位上,默默付出,成了烈日下一道靓丽的风景,格外可爱……

AHF装卸岗位是物管部两大班组之一,它承载着企业原材料的卸料和产成品的充装两大职能。由于条件的限制,除AHF充装在室内实行外,氟硅酸、稀酸、试剂酸等产品充装都必须在露天完成。

按照销售发货筹划,今天的使命是要发一车桶装氟硅酸。

6点30分,虽然还是清晨,但已明显能感到高温“来势凶猛”。AHF充装组长吴定薪和操纵工刘述华按照惯例穿戴好防备面罩、安全帽、白色防酸服、防酸胶鞋、防酸手套等防备用品,走上氟硅酸操纵平台。这是个露天平台,吴定薪和刘述华先后娴熟地跳上车,开始分工协作。车上共140多个桶,分上、下两层,每个桶装200多斤,首先必须从底层的第一个桶充装起。吴定薪承担拧开氟硅酸桶盖,刘述华把充装管迅速插入桶内,发动开关充装……

由于桶口小,每充装一只桶,充装人员必须蹲下身子,两手握着充装管,眼睛全神贯注盯着桶里液位上升情况,稍一走神,带着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氟硅酸就或许溢出来。每充装完一桶,刘述华都麻利地把充装管放入另一个桶内,吴定薪迅速把盖子盖紧……

气温越来越高,白晃晃的太阳照在身上,一阵阵热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让人感到窒息。充装过程中,氟硅酸因受热汽化产生强烈的刺激性气味,伴随着阵阵热浪迎面扑来,更是让人透不过气来。此时,大家的两位充装人员头戴着防备面罩,穿着密不透气的防酸服,脚下穿着防酸长统胶鞋正在烈日下专注地忙着,汗水顺着面颊如雨般淌下来,听操纵过的人说,这时身上就像有无数条虫子在爬……

趁着未到换桶的间隙,吴定薪熟练地走下充装平台楼梯,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茶杯,“咕咚咕咚”地大饮了几口。

“这天气太热了,嗓子眼像要冒烟似的。每次灌桶装氟硅酸的时候,大家都会带好自己准备的茶水,渴了就两个人轮着喝水。”吴定薪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着说。

大约中午11:30,148个氟硅酸桶全部充装完成。算一算,两个人已经在高温下一丝不苟地奋战了接近5个小时,脸被晒得通红通红的,额头上、脖子上,汗水不停地往下淌。

完成收尾工作后,吴定薪和刘述华走下操纵平台,顺手从围堰上拿起各自的茶杯,又“咕隆咕隆”地畅饮起来。

在回操纵室的路上,我问他们:“这么热的天,你们在太阳下暴晒四、五个小时,中暑了怎么办?”。

“企业在岗位上配备了霍香正气水,最炎热这三个月都发放高温补贴,现在操纵室也安装了空调,每次在户外工作回来,就喝一、两瓶霍香正气水,在操纵室里休息一下,吹吹空调,把一身的臭味吹干了,人也就舒服多了,工作环境相比以前好多了。”吴定薪打趣地说。

“夏天大家最怕的就是充装桶装氟硅酸,时间长、氟硅酸气味又大,炎热难耐。是挺辛苦的,但大家已习惯了,既然选择了这个岗位,就要用心做到。”吴定薪边走边说。

回到操纵室,刚好是车间吃午饭时间,吴定薪和刘述华迫不及待地走进操纵室,利索地脱下外面的防酸服和防备面罩,里面的工作衣早已湿透,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似的,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额头,防酸手套和防酸胶鞋倒出来的全部是汗水,手被汗水泡得像泡发的白花花的馒头。

充装AHF的同事早已为他们俩打好了饭,虽然已是又累又饿,但他们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香喷喷的饭菜却难以下咽。

“每次充装完桶装氟硅酸后,整个人感觉精疲力尽、胸闷,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一个劲想喝水,如果头天知道第二天有氟硅酸发货筹划,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大家都会多打一份稀饭,留着中午吃”。吴定薪又从桌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

编者感言:由于工作需要,本人每天要下车间,身上的衣服也曾湿透过无数次,但这对于大家的装卸人员来说却是最习以为常的事。他们恪守在烈日下,保质保量完成装卸工作,实践了对客户的承诺,为企业赢得了信誉,请让大家给他们多一份理解、多一份敬重!

在江西三美的一线岗位有许多这样的员工,他们不论严寒酷暑,不论条件有多艰苦,都默默地恪守着自己的岗位,为企业的发扬奉献自己的一份光、一份热。他们是江西三美最可爱的人。

英姿飒爽的充装人员全副武装,随时待命。

卸粉人员正在把萤石粉一包一包吊入转运车上。

烈日炎炎,热浪滚滚,充装人员穿着密不透气的防酸服,戴着防备面罩正热火朝天地充装桶装氟硅酸。

充装人员正在将试剂酸桶叉上车,为充装试剂酸作前奏工作。

返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